埇桥分局:不一样的年

发布时间:2020-04-02 10:48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点击率:

杨庄派出所 郭国庆


      今日立春,值班。

 

      倒映在接处警大厅玻璃上的脸,戴着天蓝色的口罩,只露出额头和眼睛。像这样,已经很多天了。

 

      可曾想过喜气洋洋的春节该有张灯结彩的红灯笼、中国结,此刻只有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着鼻腔;可曾想过本该亲人团聚,分享丰盛的餐宴,如今一桌一椅空旷的食堂,倒像是“考场”。参加工作已经多年的我,早已适应了公安工作的波澜起伏,却没想到遇上了“新型冠状病毒”,一场无声的战“疫”。

 

      鼠年的春节,年廿九还在值班,相比于年三十、初一在所值班的同事,第二天回阜阳老家陪家人吃顿年夜饭已是十分幸运。年初二一早返回埇桥与家人临别时,母亲说,这次回去,大约正月里是回不了家了。母亲的话,一语成谶。但在疫情面前,总感觉与家人短暂相聚已是十分满足。

 

      这些天,每日睁眼的第一件事,是看手机里的新增确诊病例,那几个数字紧紧抓着我的末梢神经。多希望它“涨停”,别新增!忆及2003年的非典时,我还在上小学,时光早已把记忆冲刷得支离,印象里只剩糖醋蒜配绿箭薄荷味口香糖,饭后冲包板蓝根,是当时的生活日常。这样算来,无风无浪的17年后,这原来是我第一次有意识去面对的重大疫情啊,并且全面参与到其中。

 

      在谈“武”色变的日子里,我回忆起曾经亲眼见过的武汉,是那么有生气。江城水远,它是我大学时光里第一座一个人旅行的省外城市。彼时武大的樱花已谢,东湖上吹来和煦的风,黄鹤楼、晴川阁对江遥望,长江微波粼粼,偌大的华中科技大学里穿梭着朝气蓬勃的学子,印象中的武汉永远是晴天。此刻,远在600公里外的我,多希望这次病毒的阴霾可以早早散去,武大的樱花可以绽放在明媚的春光下,摘掉口罩的武汉人眼里。

 

      年初二至今,我过着围绕疫情开展工作的生活。每日量体温、戴口罩、认真洗手,这些天的个人洁净与防护,感觉已做到过去的极致。开始几天,警情很少,慢慢地,就又变多了,大多围绕着疫情,有劝阻不要赌博的,有卡点核查身份引发纠纷的,有父母带着小孩来报被诈骗的,有反映土地纠纷的,等等。透过每日的110接警平台,仿佛窥见这座安静的小镇重新翻涌起的喧嚣,因为生活一直纷繁向前。

 

      疫情爆发后,被安排去郑楼村设卡盘查。郑楼卡点距离杨庄乡约五公里,卡点由一个临时搭建的钢棚所组成,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足15平方米的简易钢棚内各种装备一应俱全,在展架上整齐摆放。桌上的一个取暖器是卡点内最热门的设备,测量体温的温度计因为卡点的室外温度太低而罢工,经常需要取暖器进行加热保温后才能正常使用。桌子的另一边,电磁炉、姜茶、方便面,生活物资保障也是充分供应,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作战营!在这里,夜晚是最难熬的时刻,因为是冬天,晚上气温几乎降至零度,还伴着瑟瑟的冷风。然而交接班的同志每天会提前来到卡点进行交接,为得是让连续执勤的兄弟们能早点回去休息。

 

      工作了几年,没见过那么安静的杨庄乡,街上空荡荡的,有零星的几个行人,戴着口罩行色匆匆。但,疫情之下仍有淳朴与良善相伴。有好心人为民警送来短缺的护目镜,有企业送来消毒液,还有好心人送来温度刚好的热咖啡,在每一杯的杯壁上留言:“感谢有你,加油”,温暖着为疫情奔波的我们,感受到众志成城的力量。

 

      刚才,母亲在微信上发来他们用田野里新摘来的荠菜做陷、手擀的皮包的饺子,隔着屏幕仿佛都能嗅到那绿油油的春天味道。我想,等疫情过去,一定要回家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荠菜饺子,然后告诉自己,这一切已经过去,2020年新型肺炎事件已成历史,它只会鞭策我们人类更好地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