砀山县公安局:春雪

发布时间:2020-01-03 15:36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点击率:

 政治处 崔凤田       

 

        时令已至农历的正月底了,前几日气温高达20多度,春风和煦、吹面不寒,真有点春天的气息了。然而一夜寒风气温骤降至零下四五度,天空阴沉了一阵后竟纷纷扬扬的飘起雪花来。

 

       开始飘起的是细粒状的雪,像盐粒,在北风的吹拂下,舞蹈着落入人们被风吹乱的发间。雪粒打在棚顶、屋瓦或汽车玻璃上,“砰砰”作响,打在行人的脸上、手面上隐隐的疼。地面上已是白花花的隐隐现现,有点像"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感觉。下午下班时分,雪粒儿变成雪花落的有点“纷纷扬扬”了。

 

      早晨起床推开窗户,雪花飞舞中一幅满含诗情画意的场景竟呈现在面前。急忙趴在窗前,观赏这美丽的白雪。望着美丽的雪景一首诗描写雪的诗句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几日飘绒雪,人稀飞鸟绝。高楼覆白衣,大地堆银屑。”松树的清香,白雪的冰洁,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树木披上了白色的纱衣,地面铺上了白色的棉被。下楼站在院里,伸开双手接住飘扬而下的雪花,凉丝丝沁人心脾,看着雪花落在手心转瞬即逝,心中竟生出一丝敬意来。春来了,“云腾致雨,雾结为霜”,而雪花却顽强地借着一股冷空气再次光顾大地,是留恋吗?是不是因为在属于她的冬季没有淋漓尽致的表现一番而有些许遗憾呢,不然为什么甘冒昙花一现的危险再次将大地装扮的银装素裹,但至少在人们心中定格成瞬间的永恒,此生虽然短暂,却也值了!好像怕这雪景会马上消失,小区院里早起的人们竟没有一个主动扫雪,有的在拍照、有的在观赏、几个小孩子在打雪仗,出行的人们宁可踏着薄薄的春雪出行。

 

       郊外的麦田里,绿油油的麦苗上覆盖着一层白色“鸭绒被”,白绿相间,煞是好看。小河边几株垂柳飘逸的长发也披着一层“婚纱”,婆娑而妩媚。公路上在雪面缓缓而行的汽车、小姑娘们身上的红色雨披、还有撑着雨伞的行人,匆忙而镇定,悠闲自得……       小镇集市上,雪还没消融,赶集的人们就早早的在集市雪地上摆起了摊位。人群涌动着、欢笑着、招呼着,嘴里叙说着这场春雪。好像春雪是久违的远嫁姑娘初回了娘家……

 

       随着云开雾散,太阳也若隐若现地露出脸来。吹面不寒杨柳风,虽觉得有些凉意,但春风化“雪”。过不了多会儿,房上的、树上的积雪就会化作水滴,融入大地。空气如洗过一般,田野里,潮湿的泥土的芬芳带给人异样的清新,在地下憋了一个冬天的小草挺挺身子破土而出,惊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桃树和杏树的花蕾也含苞欲放。几只花喜鹊也不失时机地登上高枝,喳喳喳地唱着吉祥的歌……

 

        一场春雪带来无尽的生机,田野、城镇、村庄、集市、人群,到处是萌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