砀山县公安局:年景

发布时间:2020-01-10 15:30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点击率:

政治处  崔凤田

 

      新年在不经意之间飘然而至,而我连一丁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

 

      人到中年,是我不在意年了,还是年忽视了我的存在?到底什么样的景儿才是年景儿?也许和年龄、阅历、经历、品位、文化底蕴等都有关系,但是,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心情和心境。

 

      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生活都是故黄河北岸的老集度过的。那时候一进腊月,人们就急匆匆地张罗着赶集上店购买各种年货,什么油盐酱醋、葱姜蒜菜,人们三五成群结伙拉着装满粮食的平板车到故黄河南岸的李洼去磨面,这方圆几十里路只有李洼有打面机,那时农村还没有通电,磨面机是用发电机带动的,在村子东头的磨坊里,昼夜嗡嗡地响着。人们把白菜、萝卜埋在地窖里,在安安静静中等待过年了。大人们什么心情我无法体会,但至少我能感觉到他们都是充满希望地认真对待每一天。一日三餐也比以前好多了,各个庄上都在杀猪,一头大猪不知被分割多少块躺在了庄户人的案板上。人们用肥肉在锅里炼油,炼过油的肥肉叫“油滋辣”,人们用来包包子或者做菜吃,那香味至今让我回味,菜里的油水也就多了,人们干枯的脸上也多了些许红润。儿时的我们最为期盼的就是能有一身崭新的衣服穿在身上,欢呼雀跃地迎接年的到来。

 

       那个年代,远远地就能嗅到飘着馨香的年味儿。收秋后,庄户人收拾起忙碌了一年的疲惫与劳碌,打牌、打苏成了那个时代爱玩人的首选,人们聚拢在牛屋里或者打麦场上尽情地挥洒自己的那份靓丽的心境,也有聚在大街上的太阳光里天南海北地胡侃,有时还大呼小叫地“骂大会”,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心情。快过年了,庄户人家把过去的精打细算都忘却到了脑后,大人小孩也该“潇洒”一下了,麻花、油条、豆腐、粉条等等一股脑儿地上了餐桌,人们尽情地全身心地享受飘着馨香的年味儿。

 

       那个时期,电视还没有普及,人们的娱乐方式就是听戏。大大小小的戏班子闪亮登场,这庄唱过那庄唱,可谓好戏连台。人们百听不厌,这庄听罢撵那庄,常常是场里唱戏场外红,实实在在地红火。不论男女老少,不管有钱没钱,都是一起上阵来听戏,“咣咣锵锵”的鼓乐声一直持续到除夕前夜。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那个阶段、那个时期的人,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年景。我断言,经历不同所感受到的年景也就有所不同。但只要拥有一颗年轻靓丽的心,奔波得再苦再累也都无所谓了,因为我们永远不会停下匆匆奔波追求幸福与梦想的脚步,路在你脚下,希望也就在天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