埇桥分局:萝卜丝花生汤

发布时间:2020-01-10 15:24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点击率:

埇桥分局特巡警大队 郝景超

    每次饭店饭局将尽,总要上一个汤,紫菜蛋汤、酸辣汤,等等。这些汤,饭后也就不知其味。但,有一种汤,每当坐下沉思,汤的味道总在心中泛起,那就是:萝卜丝花生汤。

 

    我是桃沟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一个隆冬的夜里,我们六人从大秦村出警回来,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六人坐在警车里,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把身体夹的紧紧的,双腿晃动着,嘴里嘘嘘瑟瑟。车外,冰冷的土地上,泛起了白霜,又刮起了刺骨的寒风,听到嘶嘶的寒风声和警车压着白霜喳喳的响声。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天冷,我们的警车路过大马圩村东头时,又在一家门口坏了。我们六人要下来修车,本来手被冻的就不想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现在又要触摸冰冷的钢铁,六人搓着手、嘴里唏唏嘘嘘修车…

 

    我们修车的声音惊醒了这户人家,一会,这户亮起了灯,大门开了,走出一个老汉,老汉看了看我们修车,老汉又回到院子里。

 

    我们六人修了将近2个小时的车,终于把车修好了。每个人只觉得寒冷,双手都已经被冻的僵直。手上还沾着机油,正准备开车走。刚才的老汉从院子里走出来说:你们洗洗手,暖和下再走。冻僵的六人,也顾不得客气进了老汉家的厨房,一大盆滚烫冒烟的开水放在地上,灶台上,老汉的儿媳在向一个大黄盆里盛烧好的汤。我们六人围着脸盆洗手,沾着水洗着手,被烫的嗤嗤啦啦的,一会洗好手,已不觉得冷。待我们洗好手,老汉的儿媳已经把盛好的一大黄盆萝卜丝花生汤,放在大桌子中间,旁边放着六个碗、六双筷子。老汉的儿媳已经回到屋里歇息。老汉说:每人喝两碗汤,暖和暖和。

 

    一大盆萝卜丝花生汤,飘出油爆葱花的香味、飘出炒熟花生的香味、飘出煎炒萝卜丝的香味,随着热气在屋里散发,汤里勾芡着混稠的面糊,表层泛起薄层的油花,点缀着星星般的香菜叶。

 

    老汉把六个碗都盛满汤,我们六人坐在大桌子周围,双手捧着碗,眼泪啪啪的的掉在碗里,谁也没有喝,老汉说:“喝吧,喝了汤就暖和了。”我们六人喝着汤,不时的用筷子把萝卜丝、香菜叶送入嘴里,有时嚼到炒熟的花生米进行品味。我们每人喝了两、三碗花生汤,身体暖和了,不感觉冷,小李头上还冒出了汗。这萝卜丝花生汤的味道,太醇厚、太香了。就是咸了,这是因为我们每人给自己的碗里加了盐——眼泪。

 

    老汉在隆冬的夜里给我们烧洗手水,在夜里叫醒儿媳给我们烧一黄盆萝卜丝花生汤。

 

    这萝卜丝花生汤的味道太长远了。